首页 | 文献求助 | 加入收藏答辩例文 | 答辩标题 | 参考文献 | 开题陈诉 | 答辩形式 | 摘要提纲 | 答辩申谢 | 答辩查重 | 答辩答辩 | 答辩发表 | 期刊杂志 | 答辩写作 | 答辩PPT
您当前的位置:365bet > 政治答辩 > 国际政治答辩

寡头问题对俄罗斯民族权力崇拜性格的挑战

时间:2018-05-21 来源:未知 所属分类: 国际政治答辩 本文字数:4667字
  第三章权力崇拜性格影响下普京博弈寡头
  
  赢得俄民众支持叶利钦执政时期,俄罗斯寡头既干预政治,还垄断经济,给俄罗斯政治、经济和社会带来很大问题,使俄民众既恨寡头,又怨总统,与俄罗斯民族的权力崇拜性格很不相符。普京任职总统之后,着手解决寡头问题,与寡头展开博弈,取得良好成效,切合俄罗斯民族权力崇拜性格,赢得俄民众支持,获得高支持率。
  
  一、寡头问题对俄罗斯民族权力崇拜性格的挑战
  
  叶利钦时代俄罗斯寡头干预政治,垄断经济,削弱总统权力和权威,损害总统“好沙皇”的公正形象,与俄罗斯民族权力崇拜性格对国家领导人的要求和期待格格不入。
  
  (一)寡头干预政治。
  
  --总统权力和权威受到削弱俄罗斯寡头是俄罗斯最大的资本代表,他们在俄罗斯“休克”疗法和私有化改革中攫取了大量国有资产后,为保住既得利益,开始要求更多的政治权利。
  
  1996年的俄罗斯总统选举为寡头们干预政治提供了天赐良机。正是借助寡头们巨额竞选资金的支持和他们控制的私人媒体的造势,叶利钦才打败人气超高的竞选对手俄共领导人久加诺夫,赢得大选,得以连任总统。作为对寡头助选总统的回报,叶利钦为寡头干政大开方便之门,与此同时,总统的权力和权威开始受到削弱,引起俄民众的不满。
  
  在叶利钦第二次当选总统后,寡头们开始担任政府要职,直接干预政府决策,权倾一时。寡头波塔宁(ПотанинВладимирОлегович)1出任俄罗斯政府副总理,寡头别列佐夫斯基出任国家安全会议副秘书,专门负责经济工作,寡头们的代言人和合作伙伴丘拜斯(ЧубайсАнатолийБорисович)2出任政府第一副总理兼任财政部长。叶利钦任命寡头担任政府要职,本来希望他们团结合作,支持自己工作,以加强总统的权力和权威,但是寡头们任职政府高官后,为了自己以及所代表集团的私利热衷于政治斗争,起到了相反的作用。
  
  1997年9月,丘拜斯为摆脱一些金融工业集团对自己的压力,强调国家不能容忍金融工业集团向政府施加压力的企图,指出他们应当为国家效力。寡头古辛斯基和别列佐夫斯基坚决反对这一主张,发表文章攻击丘拜斯,企图逼迫总统解除丘拜斯的职务。丘拜斯先下手为强,在他和其他人的坚决要求下,叶利钦解除了别列佐夫斯基国家安全会议副秘书的职务,并告诫寡头们要与政权合作,不要动丘拜斯等人,但是无济于事。
  
  随后,古辛斯基的电台披露了丘拜斯的“稿费丑闻”,迫于压力,1997年11月,叶利钦无奈地解除了丘拜斯的财政部长职务。1997年12月,叶利钦会见寡头们的财团时,警告“财团不要幻想凌驾于政权之上”[1],但1998年3月,叶利钦最终还是改组政府,撤销了丘拜斯的所有职务。在寡头们的政治斗争中,总统叶利钦受制于寡头,不能完全独立地行使总统权力,需要遵循寡头们的意见,而放弃自己的要求,没有总统应有的权威,这不符合俄罗斯民众崇拜强权的心理,降低了他们支持叶利钦的积极性。除了直接入阁干政外,寡头们还通过操纵媒体引导舆论导向迫使总统叶利钦不能做有违寡头利益的事情。
  
  1998年8月俄罗斯金融危机爆发后,普里马科夫(Евгений Максимович Примаков)3临危受命,被叶利钦任命为政府总理。普氏上任后,开始着手解决寡头与国家政权的关系问题,以削弱寡头对政府的控制力和影响力,得到总统叶利钦的支持。普里马科夫政府对别列佐夫斯基的“公共电视台”的债务问题和其犯罪问题展开调查,发现了别氏窃听总统家人及其他政府官员通话的证据,别氏随后被解除了独联体执行秘书的职务并被总检察院提起诉讼。但是别氏对此有恃无恐,他将负责其案件的总检察长的性丑闻在电视上公开曝光,导致总检察长被解职,对他的进一步调查也不了了之。别氏还利用自己及其他金融寡头所掌握的媒体对普氏进行攻击,在《独立报》、《今日报》、《综述》周刊上斥责普氏的“阴谋”,声称“普里马科夫极力要同改革作斗争,恢复共产党体制,建立自己的帝国”[2],在很多俄文报刊杂志上宣传“普里马科夫欲抢占总统宝座”、“叶利钦将采取大动作”、“总理被免职一事已定” [3]等等,给总理普里马科夫和总统叶利钦造成了很大压力,最终叶利钦无奈地解散了普里马科夫政府,对别氏和其他寡头犯罪问题的调查也终止了。寡头们的舆论干涉和压迫,使得总统叶利钦在解决寡头问题时软弱无力,不得不解职限制寡头利益和势力的官员,削弱了自己的权力和权威,与俄罗斯民族崇拜权力的性格所要求的总统能完全独立行使职权,要强硬和有权威明显不符。
  
  寡头们不但通过操纵媒体引导舆论政治导向叶利钦施加压力,还借助“叶利钦家族”“俘获叶利钦,影响其决策。“叶利钦家族”是以叶利钦为名义上的领袖,由叶利钦的亲属、心腹和寡头组成的一个特殊的小型政治集团。这个小集团以总统办公厅成员为主,核心成员包括总统顾问--叶利钦的小女儿塔吉杨娜·季娅琴科,以及其他总统办公厅成员,如丘拜斯,属于叶利钦的亲信。而寡头属于外围人员,如别列佐夫斯基,他依靠与季娅琴科非同寻常的关系以及与叶利钦另一个女儿叶列娜的的丈夫在生意上的良好关系成了“家族”势力中的显赫人物。“叶利钦家族”是股非常强大的政治势力,“正是丘拜斯将普京介绍进入克里姆林宫的,又是他向叶利钦举荐普京为总理和接班人的”[4],而寡头们也通过“叶利钦家族”向总统施加影响。
  
  1999年5月普里马科夫被解职后,叶利钦打算任命斯捷帕申(Сергей Вадимович Степашин)4为总理,但是“叶利钦家族”和别列佐夫斯基坚持推出的总理人选是与别氏关系更为密切的阿克肖年科。叶利钦不得不顾及自己“家族”和寡头别列佐夫斯基的意见,做出妥协,由斯捷帕申出任总理,阿克肖年科当第一副总理,而斯捷帕申自己提出的第一副总理人选作废了,这实际上成了双头政府,不利于政府开展工作。寡头们通过“叶利钦家族”对叶利钦施加压力,迫使总统任用寡头自己的人选,削弱了总统独立自主地行使职权的权力和权威,违背了俄民众对总统强势执政的期待,引起俄民众的不满与失望。在整个叶利钦时期,寡头不但通过寻求同盟、提供竞选捐赠、控制公共舆论、“俘获”总统等手段间接干预政治,而且还入阁直接干政,迫使叶利钦不能制定违背寡头利益的政策措施,频繁地更换政府官员,降低了政府的公信力,扰乱了政治秩序的稳定,削弱了总统的权力和权威,不符合俄罗斯民族权力崇拜性格对总统强硬执政和有权威的要求,引发了俄民众对寡头的憎恨与对总统的不满。
  
  (二)寡头垄断经济--总统没有成为“好沙皇”.
  
  20世纪90年代在叶利钦政权的经济改革政策的催化作用下,俄罗斯形成了寡头垄断经济的局面。寡头们通过投机倒把,掠夺国家财富,获取了巨额财富,控制了俄罗斯国民经济命脉,不但削弱了总统独立行使职权的能力与权威,而且严重冲击了社会公平与公正,而总统叶利钦是这种局面形成的重要推手。
  
  俄罗斯独立后,1992年初,叶利钦政权实行了旨在由计划济迅速向市场经济过渡的“休克疗法”.一方面,价格自由化造成了卢布持续大幅贬值,一些投机者,主要是后来的寡头们,抓住这个契机,纷纷组建私人银行,通过外汇交易、掌管政府账户等手段大肆获利,成为俄罗斯的金融大亨,掌控了国民经济的金融血脉。另一方面,证券私有化使国有资产成为争夺的“奖品”,并最终造就了寡头。改革者的思路是把国家所有财产按人口平均分配,每人分得价值1万元卢布的私有化证券,1.5亿公民共计1.5万亿卢布。可是由于经济衰退,卢布大幅贬值,许多普通百姓以极低的价格卖掉了自己的私有化证券,结果实际价值很高的一些国家财产落到了一小部分人的手里。在私有化后期,1.5万亿卢布仅相当于6000万美元,理论上用6000万美元就可以从俄民众手中购得整个俄罗斯。俄罗斯寡头们自然趁机大肆低价收购私有化债券并用它来购买大中型国有企业。据统计,寡头霍多尔科夫斯基就在证券私有化中控制了40多家实业公司,涉及房地产、钢铁、塑化、化工和食品等领域,拥有员工15000人,资产21亿美元。[5]叶利钦政权激进的“休克疗法”改革没有考虑到俄罗斯的经济现状,使寡头们得以通过自己的私人银行榨取国民经济发展的财富,用极低的成本收购了很多大中型国有企业,致使苏联时期积累多年的国民财富就这样贱卖到几个寡头手里,严重违背了社会公平正义。叶利钦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没有满足俄罗斯民族崇拜权力的性格对总统应该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要求和期待,致使其民意支持率非常低。
  
  寡头们控制国家金融命脉和攫取大量国有资产后,有了与政府讨价的资本。叶利钦为了获得寡头对自己竞选总统和执政的支持,不得不于1995年8月批准了寡头们提出的“贷换股”计划:寡头们组成财团向政府借款,政府则用大型国有企业的股份作抵押,若到期不能还款,作抵押的股份就要被拍卖。
  
  “结果,陷入财政危机的政府自然不可能如期还款,那些股份就以程序上看来极合法的拍卖方式落入了七大寡头手中”f6l.霍多尔科夫斯基就是在这项计划中控股尤科斯公司的。为了获得寡头们的进一步支持,1996年4月1日,叶利钦发布“关于鼓励金融工业集团建立和活动的措施”的第443号总统令,进一步提出一些刺激金融工业集团发展的办法。叶利钦政府的经济扶持政策,造就了寡头垄断经济的局面,寡头们聚敛了大量的财富和资源。寡头别列佐夫斯基在1996年10月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金融集团控制了50%的俄罗斯经济和绝大部分传媒。“俄罗斯学者估计,到1998年,仅13家最大金融工业集团的产值就占国民生产总值的21.94%,这些集团的银行存款额和集团下属企业的实现生产值超过了2080亿美元”f}l.叶利钦的做法违背了俄罗斯民族崇拜权力的性格心理。在这种民族性格影响下,总统本应独立行使权力,用公权力促进社会公平和正义。而现实情况是,叶利钦受制于寡头,制定的政策倾向于寡头们的利益,造成了严重的社会不公。叶利钦总统和寡头因而被越来越多的俄民众所厌恶。
  
  寡头们为确保自己的经济垄断地位并享受垄断利润,无情打压、吞并中小企业,控制原料产地和分割销售市场,仅寡头古辛斯基的桥集团就控制了50多家企业。这对中小企业极其不公平,不利于市场主体公平竞争,也减少俄民众的就业机会。寡头垄断经济还导致社会财富和福利严重倾向寡头阶层,中产阶级和社会底层的民众更加边缘化,社会贫富两级分化非常严重。“据统计,1996年俄罗斯人当中约有占23%的居民收入低于政府规定的最低生活标准(60美元),而占人口比例仅为3%的寡头月收入超过1万美元。最穷和最富两大人群之间的收入差距拉大到14倍,绝大多数工人、农民、教师、医生、文化工作者和科技人员被抛入低收入阶层之中。失业率从1992年的4.7%一直上升,1993年为5.7% ,1994年为7.5% ,1995年为8.8% ,1996年为9.3%”}g}.寡头垄断经济,强烈冲击了俄罗斯社会的公平正义,而叶利钦对这种不公平局面的形成负有重要责任,这与俄罗斯民族的权力崇拜性格对总统促进社会公平正义的期待恰恰相反,激起了俄民众的强烈不满。
  
  寡头垄断经济严重冲击了俄罗斯社会的公平正义,而叶利钦总统是其形成的重要推手。俄罗斯民族权力崇拜性格要求总统能够促使国家富强,民众幸福,尤其是能够促进公平正义,显然,叶利钦不符合这项要求。俄罗斯历史上有“好沙皇、坏贵族”的说法。简单地说,就是俄民众把自己所受的苦难和不幸归咎于“坏贵族”的压迫和剥削,而“好沙皇”能够给俄民众和国家带来公正和福社。显然,俄罗斯寡头是名副其实的“坏贵族”,而叶利钦总统未成为俄民众期待的“好沙皇”.
  
  叶利钦的经济改革政策把俄罗斯经济推向了崩溃的边缘,却造就了暴富的寡头阶层。他们垄断经济,干预政治,使俄罗斯贫富差距悬殊,总统权力和权威受到削弱,政治秩序混乱,不符合俄罗斯民族崇拜权力的性格对总统强权统治和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期望。寡头问题己然成为俄罗斯社会的一颗毒瘤,对俄罗斯民族的权力崇拜性格构成了严重挑战,自然激发了俄民众的强烈愤慨。
    答辩来源参考:
    相近答辩: